<span id="tnt1x"><dl id="tnt1x"><ruby id="tnt1x"></ruby></dl></span>
<th id="tnt1x"><video id="tnt1x"></video></th><ruby id="tnt1x"><video id="tnt1x"><ruby id="tnt1x"></ruby></video></ruby><span id="tnt1x"></span>
<span id="tnt1x"><video id="tnt1x"></video></span>
<strike id="tnt1x"></strike><span id="tnt1x"></span>
<span id="tnt1x"></span>
<span id="tnt1x"></span>
<span id="tnt1x"></span>
<span id="tnt1x"></span>

萬億PPP的落地率和民間資本參與率“雙低”難題仍待解

近期,多地相繼披露了一批新PPP項目,另一方面,PPP國家專項稽查已經正式開啟,劍指PPP政策不完善、機制不科學、承諾不兌現等問題。業內人士認為,今年將會是PPP項目加速落地的一年,明后年熱潮還會持續,但在這一過程中,要解決落地率和民間資本參與率“雙低”的問題,切實推進PPP項目。

24日官方披露的消息顯示,寧波首批高速公路PPP項目啟動,今年寧波將通過PPP模式開工建設3條高速公路,總里程約97公里,總投資約300億元。而在此前幾天,包括云南、湖南、江西等地都披露了新一批PPP項目,總投資金額基本上都在千億規模。

與此同時,國家發改委網站24日消息稱,發改委稽查辦已經對安徽省PPP項目實施情況進行了專項稽查調研,包括召開未簽約單位調研座談會、實地抽查等內容。這意味著,PPP的國家專項稽查已經正式開啟,重點指向PPP政策不完善、機制不科學、承諾不兌現等問題。

事實上,從去年5月政策層面頂層設計明確之后,地方就開始掀起一陣PPP啟動的熱潮,集中推介、招標,一些地方還紛紛成立了地方性的PPP引導基金,這都使得PPP項目簽約規模急劇攀升。據統計,僅去年下半年簽約規模就已達近萬億。

“目前來看PPP推進的速度還在加快,相比去年的密集啟動、示范推廣階段,今年將會是PPP項目加速落地的一年,明后年還會持續熱潮。”北京大岳咨詢有限公司總經理金永祥對《經濟參考報》記者表示。

而在推進熱潮背后,經過前期的快速發展和項目的逐步落地,一些現實問題開始逐步顯現,其中最為突出的就是落地率和民間資本參與率“雙低”的問題。

來自財政部PPP中心的數據顯示,截至今年3月末,以執行階段項目數與準備、采購、執行等3個階段項目數總和的比值計,入庫項目的落地率僅為21.7%。

另一方面,民間資本仍望而卻步。“想進的進不去,進去的對回報率也不滿意,這就是現狀。”參加過多次公路鐵路噪聲降噪材料招標的新光國際有限公司總經理闕秀明告訴記者。此外,很多項目對民資的進入門檻過高,部分領域甚至還存在“定向門檻”的亂象,這些都打擊了民間投資的積極性。

對此,金永祥表示,民間資本不是不想進,“想參與的都參與了,問題在于不想參與和不能參與”。具體而言,他指出,民間資本參與率低,很多都與項目本身特點有關,有些項目并不適合民間資本做,一是回報率低的,二是資金規模要求大的,三是公益性強的。

中國銀行國際金融研究所研究員高玉偉也表示,PPP落地率低、民資參與度不高,根源在于相關項目多為公共性和公益性,未來收益存在較大不確定。

高玉偉認為,首先,PPP項目投資收益期長、見效益慢。民資投資之后,可能要等待較長時間才能獲益,因此參與意愿不高。其次,政府、民資之間的權責利關系有待明確界定,且需要嚴格的法律法規保護,有的民資擔憂自身權益保障,而不愿投資。第三,我國開展PPP才剛起步,還缺少成功的案例和經驗,有待進一步探索實施路徑和方案。

中國民生銀行研究院研究員吳琦表示,在PPP項目的推進過程中,困擾政府已久的兩類突出問題尚未得到妥善解決:一是PPP項目“融資難、融資貴”的資金約束問題。PPP項目以基礎設施和城市公共服務設施為主,項目普遍具有投入規模較大、運營周期較長、投資回報偏低等特征,且多為非標準化和非證券化項目,難以實現項目的資本運作和資產的有效轉讓,投資風險不易轉移,對于民間資本的吸引力相對不足;二是PPP項目“政策扶持不夠、運營資源不足”的資源約束問題。PPP項目運作還存在著市場體制不健全、法律環境不完善、業務模式不匹配等問題,民間資本參與PPP項目的主動性受到較大影響。

吳琦預計,隨著政策扶持的不斷加碼,以及創新金融工具的陸續推出,今年將是PPP項目推進過程中機遇與挑戰并存的一年,PPP項目將開啟商業化發展的新階段,同時迎來落地執行階段的大考。

下一階段,為切實推進PPP項目的落地,吳琦認為,需要從以下四個方面入手:一是要著力完善PPP項目的市場機制,提高項目的透明度和可信度;二是要積極構建PPP項目的法律體系,有效保障社會資本的正當權利和合法收益;三是要大力發展多元化資本市場,進一步打通PPP項目的融資渠道;四是要進一步簡政放權,改善和加強政府公共服務。

高玉偉也建議,抓緊落實前期放寬民資準入的有關規定,打破“玻璃門”、“彈簧門”現象,加快國企退出競爭性領域步伐,減少政府、國企與民資、民企爭利現象,為民企投資公共性公益性項目提供稅收、土地等激勵機制。

 

秋霞2019理论2018年成片_ASS俄罗斯肥妇裸交_秋霞电影网鲁丝片无码2020_亚洲人成网站在线播放2019_国产啪精品视频网站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