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tnt1x"><dl id="tnt1x"><ruby id="tnt1x"></ruby></dl></span>
<th id="tnt1x"><video id="tnt1x"></video></th><ruby id="tnt1x"><video id="tnt1x"><ruby id="tnt1x"></ruby></video></ruby><span id="tnt1x"></span>
<span id="tnt1x"><video id="tnt1x"></video></span>
<strike id="tnt1x"></strike><span id="tnt1x"></span>
<span id="tnt1x"></span>
<span id="tnt1x"></span>
<span id="tnt1x"></span>
<span id="tnt1x"></span>

樓市“虹吸”加劇實體經濟資金短缺

  民間投資增速下行的這一段時間,恰恰是各地逐步取消或弱化樓市“雙限”,有關部門放松樓市調控措施、加大貨幣支持力度的時期。要在滿足剛需和改善性需求、防止泡沫風險的同時,使更多民間資本規避被樓市泡沫套牢的風險,并使實體經濟的發展獲得更多的資金支持

  國家統計局近日公布的數據顯示,今年1至5月,我國民間固定資產投資為11.6萬億元,同比增長3.9%;增速比2015年全年的10.1%低了6.2個百分點,民間投資增速明顯下降。

  關于如何促進民間投資,很多人從簡政放權、增強政府誠信、提升辦事效率、規范市場秩序等角度,探討改善民間投資環境、增強投資者積極性的途徑。還有分析稱,東部地區民間投資增速相對較高,既與東部市場化程度和轉型升級程度呈正相關,但也可能與樓市的變化有關:東部地區一些城市房價過快上漲,使得更多民間資金涌向房地產領域,同時對投資實體經濟產生擠出效應。

  雖然全國民間投資的宏觀數據尚難以細分出房地產投資的規模、速度,且民間資本對第二產業的投資仍保持了相對較大的規模和平均增速以上的速度,但警惕樓市對民間資本進入實體經濟的擠出效應并非空穴來風。多方面的經濟數據也印證了這種擔心是有道理的。

  梳理數據可以發現,民間投資增速在較長時間內保持了超過全國固定資產投資增速2至4個百分點的速度,這兩條增長曲線保持了近乎等距的平行走勢。但去年以來,兩條曲線的距離明顯縮;從去年下半年到去年底,兩條曲線就呈現出基本重合之勢,表明民間投資與全國投資增速已經大致一致;今年以來,兩條曲線則出現反轉,民間投資增速曲線低于全國投資增速曲線且差距越來越大。而這一年來,正是本屆政府大力強調并推進簡政放權、簡化審批手續的時期。所以,僅從市場化程度、辦事效率、政府誠信、政策支持、銀行信貸等角度,還不能解釋民間投資增速明顯變化的全部原因。

  值得關注的是,民間投資增速下行的這一段時間,恰恰是各地逐步取消或弱化樓市“雙限”,有關部門放松樓市調控措施、加大貨幣支持力度的時期。在這段時間內,全國不少地方的房地產市場出現了明顯反轉,商品房銷售面積及銷售額由降轉升。與此同時,全國房地產投資增速也有了明顯回升。

  另一個值得關注的是,與全國投資增速中西部快于東部的趨勢相反,民間投資增速和房地產銷售增速則均呈現出明顯的東部快于中西部的特征。今年1至5月,東部民間投資增長8%,增速分別高于中部和西部2.3和6個百分點;東部商品房銷售面積增長40.4%,增速分別超過中部和西部7.2和20.1個百分點,商品房銷售額增長62.9%,增速分別超過中部和西部19.1和42.5個百分點;東部商品房銷售額增幅高于銷售面積增幅20個百分點以上,也大大超過中西部,表明東部樓市的均價上漲幅度也大大高于中西部。民間投資和房地產市場走勢在區域特征上的吻合,應該不僅僅是一種簡單的巧合。

  從這個意義上講,樓市對民間投資實體經濟的擠出效應,確實需要引起關注。近年來,我國民間資本投資占全國投資的比重已在三分之二左右,其規模和投向不僅影響著全國的固定資產投資,對結構調整、轉型升級乃至宏觀經濟發展態勢也至關重要。同政府和國企投資相比,民間投資顯然更會把投資回報放在決定性位置,回報的周期越短,回報率越高,就越具吸引力。

  雖然一些三四線城市房價依然走低、庫存積壓嚴重,但在東部地區特別是一二線城市,房價快速走高必然會吸引更多民間資本流向樓市。而在取消或弱化“雙限”和加杠桿背景下,東部地區多城市商品房銷售大漲,也表明投資性購房在主導樓市走向上的作用越來越大。如果得不到有效控制,不僅會加大樓市的房地產泡沫和潛在金融風險,使民眾的購房能力降低、購房負擔加重,也會導致部分寶貴而有限的民間資本集中并滯留在房地產市場,從而加劇樓市泡沫風險,還延緩和遲滯了經濟轉型升級的步伐,對國民經濟的長遠發展產生不利影響。

  對投資者而言,追求投資回報最大化本無可厚非。關鍵的問題是,東部地區特別是一二線城市應堅持住房的居住屬性,抑制房價大幅上漲,并努力使房價回歸價值本身。要在滿足剛需和改善性需求、防止泡沫風險的同時,使更多民間資本規避被樓市泡沫套牢的風險,并使實體經濟的發展獲得更多的資金支持。

 

秋霞2019理论2018年成片_ASS俄罗斯肥妇裸交_秋霞电影网鲁丝片无码2020_亚洲人成网站在线播放2019_国产啪精品视频网站免